安宁疗护
安宁舒缓疗护:让生命享受最后一缕阳光

点击浏览下一页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当生命走到尽头,绝大多数人都需要一根“拐杖”,才能走得更平稳、更安详。这根“拐杖” 是不离不弃的支持与关爱,让他们对死亡本身的安然接纳,陪伴着临终患者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旅程。在这个漫长的旅程中,患者家属也在承受着悲痛的煎熬,如何减轻其心理负担,使其坦然面对,安心照料患者也成为一项艰巨而繁重的任务。

2014年广州市首届社会组织公益创投活动上,ag9.vip|官网“夕阳红”安宁疗护项目获得了15万元的项目资助资金。从20146月项目实施至12月底,“夕阳红”安宁疗护项目以“关爱癌症老人及其家属”为主题,在番禺区大龙街和新造镇社区内进行宣传、探访、个案、活动的实施。半年服务期内,安宁疗护项目共跟进了20个个案,宣传活动达12场次,服务达1800人次以上,组建了一支100人的志愿者队伍,扩大了安宁疗护队伍的影响力。但由于患者居住分散,很难集中,无法进行有效的整合,给社工服务落实带来极大不便。

2015年,同创社工安宁舒缓疗护项目再次成为了广州市第二届社会组织公益创投项目的获资助项目,获得了15万元的公益创投资金支持。同创社工在2014年临终关怀服务的基础上,与番禺区市桥医院联合,在市桥医院康宁科集中为癌症晚期患者及其家属提供心灵抚慰服务,把这个“拐杖”角色演绎的淋漓尽致,给予了病人心灵的安抚,让生命带着尊严谢幕。下面我们通过几个镜头来看一下“拐杖”们的服务。

 

年轻的“心灵牧师”

身穿黄色工服,穿梭在市桥医院康宁科内,护士、护工都认识她——朝气蓬勃的同创社工洪燕燕。今年6月心理学毕业的她,在同创社工的面试获得通过,正式步入社工行业。

驻点在康宁科,上午处理文书工作,下午到病房陪伴患者,成为了洪社工日常的一天。日常探访,个案辅导,活动,义工培训···从业半年,洪社工从懵懂的大学生蜕变成专业的“心灵牧师”,虽说年轻,但服务已经是驾轻就熟。

病房里刘阿姨插着喉管,默默地躺着。“阿姨,还记得我吗?我是洪社工。”她握着刘阿姨的手,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今天是重阳节,社工和义工一并来看望您了。”刘阿姨身体虚弱,眼神注视了一下她,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口中仅剩的几颗牙齿,发出“嗯嗯”的回应。开展服务时,洪社工说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无法与病人进行言语上的沟通。这时候,陪伴是最好的服务:静静地坐在病人旁,轻轻握着她的手,让病人感受社工的存在,给与她心灵的支持,使她不再感觉孤单寂寞。

60多岁的李大叔7年前检查出患有肝癌,由其他医院治疗后转介到康宁科宁养。洪社工给他介绍安宁舒缓疗护项目服务后,大叔表示很感兴趣,欣然接受。平日,洪社工陪伴在李大叔身边,聆听着大叔讲述他的经历和生活小趣事;游戏互动,协助大叔学会悦纳自己,增进彼此间熟悉的程度;给大叔下载微信,陪伴他浏览公众号,交流大叔感兴趣的健康饮食。“在我的认知里,临终长者只是生了一场病,需要躺在床上休养,并没有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同。当逐渐与他们建立起信任,他们敞开心扉与你交流时,一起游戏互动时,就能从中体验到这份服务的快乐”,洪社工说。

 

让病房变得更温暖

“每一天都是新的。”“生活因您而精彩。”···康宁科活动室墙上的心愿树上挂满了义工、社工和家属的祝福语。叶小姐和她的朋友们从网上得知同创安宁舒缓疗护项目的消息,主动报名申请当志愿者。叶小姐强调助人自助,她形容这种感觉很美妙,“能够帮助他们的同时,我们的心灵也得到了充实”。在社工、义工、家属、医护人员的合作下,冰冷的病房逐渐变得更温暖。

节日探访。中国人对传统节日有着一种别样的情怀,每逢佳节倍思亲,久卧病床的患者未能与家人团圆庆祝,于是社工把节日的气氛带进了病房里。例如中秋节,洪社工组织了十多个义工,带着灯笼、月饼、水果等过节礼品走访了康宁科各个病房,为临终患者庆祝佳节。把贺卡和灯笼挂在病人床头能看到的地方,把月饼和水果送达病人手上,带上祝福,细心问候,在月圆之时让患者感受温暖。

生日祝福。每月月底,社工和义工都会组办一次集体生日会,把义工亲手做的蛋糕和鲜花送到当月生日的患者手上。社工和义工一起为病人切蛋糕、唱歌祝寿、拍照留恋。当点燃生日蜡烛,众人都会用心祈愿、祝福。同样,这份快乐也会带给其他患者,病房里洋溢着温馨的爱。

生命教育。由于我们对死亡有许多误解和臆测,所以内心往往充满对未知的恐惧。生命教育讲座面向全社会,同创社工邀请了生命关怀服务资深医护人员一同分享多年的实践经验,探究生命,深刻认识生命的价值;解答家属、义工和群众对死亡的疑惑,消除其心中对死亡的恐惧,鼓励更多的人投身于临终关怀服务中,让老年人和晚期病人得到更好的关爱与帮助。

 

更多的人享受临终服务

临终的过程,因人而异,但每个患者和家属最需要的就是心灵上的抚慰。美国的一位临终关怀专家就认为“人在临死前精神上的痛苦大于肉体上的痛苦”。有些癌症病人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亲人好友会不会把我遗忘?我在世上的牵挂,谁来照顾?他们的恐惧通过多种方式表现出来。医院一名家属就说,“父亲的胃癌后期,生活不能自理,我们伺候的尽心尽力、疲惫不堪。他还常常说我们要害他,忍受着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折磨,我们这些亲人心里也很痛苦。”因此,做好临终关怀至关重要。   

当前需要“临终关怀服务”的人口基数日益庞大,据全国肿瘤登记中心发布的数据,我国每年新发肿瘤约312万例,因癌症死亡达270万例。面对不治的亲人,所有的人都希望最后走得安详,没有痛苦。因此,社会化的临终关怀服务日益凸显出巨大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可喜的是,临终关怀服务已经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广东省养老服务体系的“十二五”规划就规定,2015年之前全省各市必须至少建立一所提供临终关怀服务的专业性护理机构,一些临终关怀工作服务站还获得了国家财政部的支持。同创社工开展安宁舒缓疗护项目,结合义工、医护人员、家属、群众等团队,帮临终患者进行生命回顾,为患者搭建沟通桥梁,提供心理辅导,达到“去者善终,留者善别”的目的。正如洪社工的服务感悟,“真心实意关心临终老人,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让他们安详走完人生最后一程,让生命享受最后一缕阳光。”

 

Copyright © 2009 - 2013 TCswgz.org. All Rights Reserverd. ag9.vip|官网 版权所有
电话:020-84607288   E-mail:gdtcsw@163.com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市桥德胜路83号

备案号:粤ICP备13057374号-1   技术支持:广州市睿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