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项目
社会工作进企业观点大碰撞

         焦 点1

  企业社会责任是“紧箍咒”还是“法宝”?

  首都师范大学范燕宁教授:个体企业“责任有限”

  企业在获取利润的同时必须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如今已成为广泛的共识。但随着社会发展和社会发展理念的进步,人们逐渐意识到将问题停留于企业层面仍是远远不够的。企业所能承担的社会责任毕竟是有限的,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问题,作为个体的企业确实是鞭长莫及。这样,人们便需要一个高于且优于企业的公共体系,它所承担的社会责任无论在广度还是效力上都大大超过了企业本身,这就是政府。

  香港社会服务联合国际及地区事务总主任许劲晖:官商民跨界合作扶助弱势社群

  2007~2008年香港特别行政区市政报告提出:“企业要履行社会责任,商界与专业人士应该积极并义务参与各类慈善公益活动,包括推动社会企业发展。”而在2010~2011年,更是提出,民间和商界积极参加扶贫,不但体现三方协作共同承担的理念,也可引入新思维,令措施更具弹性、更加到位。

  其中包括推动义工运动,争取各界人士及商界参与,订立有关推广企业义务工作的策略,而通过政府、商界、非政府组织等共同建立社区投资共享基金,携手扶弱基金等,不仅共担责任,也共享成果。

  广东工业学院刘静林教授:整合服务给企业履责以信心

  广州部分地区通过政府的力量影响企业主关心或参与综合服务中心建设与发展:如聘请顾问,企业参与,资源整合网络,参与支持,志愿者、资金、物资等支持。

  整合式的服务效果好(外来人、青少年、家庭、妇女、志愿者队伍建设等服务项目结合起来做),给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更强的信心。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到企业设服务站,如南沙区互太集团设立家庭服务社工站,并纳入到企业体系。

  焦 点2

  社工能给员工什么支援?

  深圳大学法学院社会学系教授李晓凤:为劳务工打造“心理资本”

  新生代劳务工非正式社会支持为主,正式社会支持系统提供的帮助很少。工业社会员工援助计划EAP辅导的实质是透过对员工深层的关怀来提升员工的能力建设,这与现代人力资源管理中“以人为本”的理念是一致的。

  社工的支援要从积极心理体验、积极的人格品质、社会生态系统等三个方向入手,为劳务工打造回归真实性、开发希望、强化信心、乐观地解释生活事件、培养复员力、宽恕他人、懂得感恩等心理资本。

  香港基督教服务处内地社会服务主任区洁盈:从安全和福利两处着手

  一般雇员援助计划有三种模式运作,第一种是企业自设内部雇员援助部门,由企业聘请的顾问或辅导员为员工提供服务。第二种是企业雇用外间顾问或辅导员,在有需要时到场提供服务。第三种是企业向外间雇员援助计划公司购买服务,雇员在组织以外范围接受服务。香港基督教服务处的雇员援助计划采取第三种模式。

  在雇员援助计划未及普遍之时,内地劳工问题主要由雇主与雇员自行解决,甚或工会从中协调解决。未来雇员援助计划要在内地继续扩展,必须从员工的职业安全与健康、福利待遇等问题先着手。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人文学院党总支书记朱贵平教授:适应性训练助缓解压力

  结合上海九点社区青年中心的“沪语学堂”项目案例,我们看出了该项目是外来移民型员工适应性生态压力缓解的一种路径。社工机构开展该项目并以此作为桥梁,使得移民型员工在上海的生活和工作不再只是公司-家里两点一线。在将移民型员工生活变枯燥为多彩的同时也缓解了他们的压力,尤其是适应性的压力。

  这种探索同传统工作服务与管理不同的语言疗法,可以让企业移民型员工能够更加顺利地尽快地融入上海的城市生活,克服适应性的生存压力。

  焦 点3

  和谐劳动关系从哪里入手?

  广东青年职业学院谭建光教授:“社工+志愿者”为员工幸福服务

  近年来,中央和国家推动社会管理创新,提出“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格局,鼓励政府、社会机构、志愿组织、人民群众的协同合作。

  企业社工与志愿者就加强交流,寻求共同的目的,从而开发各种合作服务的推进。如专业社工对企业进行调查分析,掌握员工各项需求之后,设计不同类型的服务项目,志愿者就全力以赴开展服务活动,帮助员工及其子女。

  同时,企业家志愿者队伍或员工志愿者队伍,开展面向社会的服务活动时,也聘请专业社工给予指导,确保取得良好的服务效益。改革开放以来,企业社会工作与志愿服务的发展,经历分离与交叉的阶段之后,进入协同合作的新阶段,为企业繁荣提供服务,为员工幸福提供服务,为社会和谐提供服务。

  上海工会管理职业学院社工专业主任刘茂香:社工要打动企业获得机会

  上海星惠社工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事务所)正式成立于2011年4月,由上海工会管理职业学院与上海浦东星火开发区联合发展有限公司合作建设而成,是一家非营利性质的社会服务单位,是中国大陆第一家专业从事企业社会工作服务的社工机构。

  随着新生代农民工及独生子女为主体的群体进入职场,面对从业观念的碰撞、职场压力以及社会转型造成的价值真空等,他们的心理诉求需要释放。为解决企业员工这方面的需求问题,同时为区内企业发展创造和谐的氛围,开发区借助专业的第三方力量,与上海工会管理职业学院开展区校合作。

  实践表明,企业的首要目标就是追求利润的最大化,他们最关注的就是投入和产出。因此,企业社工提供的服务项目一定要直击企业的内在需求,帮助企业解决他们无法解决的燃眉之急,这样才能真正打动企业,获得机会。

  焦 点4

  企业社工服务“本土化”探索之路

  北京市协作者社会工作发展中心主任李涛:强化社区支持网络的“珠海模式”

  珠海协作者突破传统企业劳动力的概念,企业员工不仅是企业人,更是社区的一分子,通过运用社工服务手法,致力于围绕推动工业区农民工参与社区活动,增强社区归属感,增强自我服务能力,搭建社区公益支持网络。

  例如,建立开放式的公益文化服务中心,丰富园区农民工文化生活;通过语言学习小组、自我认识讲座、民众戏剧培训、心理减压培训等社工专业小组活动,激励他们生活的斗志;为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孩子教育的现实困难的劳务工建立了园区儿童之家,提供日常课业辅导等等。

  通过“农民工企业社会工作向日葵(300111)成长计划”,以项目方式系统地培养农民工助人自助的能力,探索社会工作助人自助的志愿者培育模式,2名流水线工人通过职业考试,获得助理社会工作师资格。

  黑龙江工程学院人文与社会科学系主任黄红教授:社工应介入改制东北国有企业

  在东北国有企业改制中,工人社会地位受损产生的社会心理困境,对工人工作、生活的影响是很大的,改制后工人的工作稳定感消失,归属感下降,人际关系出现疏离等社会心理困境。

  社工介入企业社会工作可以通过“以企业为本的合作模式”和“以社区为本的支持模式”获得实现。前者可以借鉴美国的工人服务模式,即社会工作者在公司人力资源或工会等部门任职,为工人提供专业服务;后者可仿照东北的国有企业,即工人大都居住在一个关系相对紧密的社区里,在这样的社区里,有很多几十年、几代人的感情,使他们自觉结成了相互支持的网络。

  企业社工的介入可着手于员工人际沟通问题、员工归属感的培养、心理适应的训练和支持网络的构建等,可以让工人受损的信心获得重建。

  长沙民政学院社会工作学院院长史铁尔教授:农村社区不应被遗忘

  在长沙白竹片区共有6个村,片区有两个乡镇级的煤矿,从事煤矿工作450人,占本区人数的10%,初步确诊尘肺病患者53人,占从事煤矿人数的11%,职业病情况比较严重。

  面对农村尘肺病员工基本处于“无服务、无组织、无资源”的状况,由于社工组织的介入效果十分明显,康复意识加强,身体明显好转;康复互助小组和照顾小组出现;社区教育和培训经常化;生计项目介入;支持网络基本形成,发挥作用。

Copyright © 2009 - 2013 TCswgz.org. All Rights Reserverd. ag9.vip|官网 版权所有
电话:020-84607288   E-mail:gdtcsw@163.com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市桥德胜路83号

备案号:粤ICP备13057374号-1   技术支持:广州市睿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